世俗与信仰,哪边都靠不住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155|回复: 0

4

主题

11

帖子

306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06
发表于 2019-4-28 21:18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世俗与信仰,哪边都靠不住

——关于《密阳》

前两天看了韩国导演李沧东2007年的电影《密阳》。李沧东的电影一贯有很强的哲学性,被认为是导演中的哲学家。这一部《密阳》也不例外。

女主李申爱是一名寡妇,丈夫去世之后,她带着上小学的儿子搬家到丈夫的老家,一个叫做“密阳”的小镇。她喜欢这里有两个理由,1.这里是丈夫的老家,2.密阳这个名字让她想到“秘密的阳光”。

彼时的申爱,心里是充满希望的。

她的车在半路出了故障,因而认识的第一个密阳人,就是修车行老板金宗灿,宗灿是一个挺俗气的男人,但是心地不坏,对申爱似乎是一见钟情,只是申爱不想接受。



来到密阳之后,申爱开了一家琴行,以教钢琴为生,母子二人似乎对小镇的生活挺适应。虽然人生地不熟,虽然会有奇怪的药店老板娘不时拉着申爱传教,让她信耶稣,但是大体而言,密阳和别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不同。

但是厄运很快就降临了,一次申爱出于虚荣宣称自己要买房,被众人捧着请客喝酒,回家晚了,发现儿子不见了。原来儿子是被人绑架了,收到绑匪电话的申爱瑟瑟发抖,绑匪要求申爱交出买房的钱来赎回儿子。但申爱其实并没有那么多钱,她亦不敢报警,甚至不愿让金宗灿帮忙,只能倾其所有,将钱都给了绑匪——但是她却没有换回儿子。

熟人作案很快就破了案,作案人就是儿子学校的司机,申爱不仅认识他,还认识司机上中学的女儿!

失去了丈夫,又紧接着失去了儿子,申爱的生活一下子崩溃了,她初来密阳时的满怀希望,在阳光下蒸发得一干二净。此时,药店老板娘又开始向申爱传教,经历过如此人生重创的心灵,只有上帝之手才能抚慰,申爱走进了教堂,在凄怆的赞美诗中被感化得涕泪纵横,她接受了这份信仰。



就像大部分虔诚的教徒那样,申爱每天祷告,定时做礼拜,参加小规模读经会,忏悔仪式……在上帝的信仰之中,她感受到爱和温暖,情感也一再升华,她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宽恕一切——包括那个杀害了她儿子的凶手。

此时申爱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:要亲口宽恕那个人。很多人都觉得她疯了,连她的教友都似乎有些不理解,但她执意要去。是的,一个虔诚之极的信徒,就应该是这样的——申爱拿着一束路边采来的小花,去了监狱。

她见到了那个凶手,她心情不坏,甚至可以说是平静,她开始对他讲述自己这段时间来的改变,她讲到她的上帝,讲到上帝的爱是如何令她幸福,令她变得宽容,终于,她提出她愿意宽恕他的罪孽。

讲出这些,她应该是快乐的。

但是凶手比她更为平静,他也开始告诉申爱,他很高兴她找到了上帝,因为他也找到了他。他在狱中的日子,上帝的爱让他深深忏悔了,于是他被上帝宽恕了。凶手的脸上,是一脸无辜,满足,还有一些,说不清是什么的东西。



到底什么是宽恕?宽恕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控制箱才能给予的东西,是一种无法拒绝的情感压榨。如果上帝说“我宽恕你”的时候,你笑嘻嘻地说“我已经宽恕自己了”,上帝恐怕是会暴怒的。宽恕也是一种货币,一种自以为是的情绪货币,你将它给予别人,换来的应该是感激,是感恩,是赞美,如果你买不到那些情绪商品,你会失望,会愤怒,会难过。所以,当申爱想要去“宽恕”的时候,其实她是想要让自己更好过一些,让自己忘了在没有人的地方,她会失控,忘了时不时地,她还是在思念儿子。

有时候,我们自以为是的高尚情,只是如此廉价的东西。如果申爱真的宽恕了凶手,不是应该为他高兴吗?当然,如果上帝真的存在,那为什么又会让无辜的儿子死去呢?很多问题申爱无法回答,教友们也语焉不详,人们总是说上帝自有安排,但是却没有想过在信仰中有多少情感只是自欺欺人?

在这一次经历之后,申爱的自我才开始苏醒。她开始强烈地怀疑整个信仰都是骗人的,她怀疑犯罪根本不会受到惩罚,怀疑教友都是道貌岸然的骗子,于是她一件一件去拆穿。她去唱片行偷唱片,去勾引牧师与她发生性关系,当牧师在野地里将她压在身下的时候,她抬头望着天空中上帝的所在:上帝,你看到了吧!



申爱所做的一切,是去揭露信仰的不实,去撕开人性的虚伪丑陋,她初来密阳时梦想中“秘密的阳光”,终于被她揭秘了——太阳底下无新事,没有什么上帝,没有任何人值得宽恕。她彻底拒绝宽恕,甚至拒绝原谅凶手那个当了理发师的女儿。

但是从信仰回到现实,也并非是一片漆黑的,就如那个一直在申爱身边没脾气的金宗灿,他有许多小毛病,但他懂得适应社会,会照顾人,他甚至因为申爱而加入了教会,他没有深刻反思过生活,也没什么伟大志向,他附和着申爱,包容她的一切,甚至到最后都默默喜欢她,陪伴她。如果他长得帅一些,简直就是白马王子一般的存在。申爱为什么不愿接受他?



我们的社会总是认为一个女性应该依附一个男性,而如果有一个金宗灿一样愿意承担责任,有一定经济基础,性格又很随和包容的男人,就是一个上佳的选择了。但是其实这就像很多人选择信仰一样,控制柜出发点依然是功利的。申爱并不喜欢金宗灿这一类人,这是一开始就向观众表明的,因此金宗灿的存在,他的付出并不是为了在上帝缺席之后扮演一个天使,而是成为与上帝遥遥相对的另一种“信仰”——世俗的信仰。

很多人觉得世俗一点没什么不好,别信什么上帝,信身边的人就行了,或者,信努力,信付出,信钱,“小确信”不就是最流行的信仰吗?但是这些对于申爱来说显然只是一种更为廉价的选择,在将上帝都抹杀了之后,你怎么还能够让一个怀疑一切的人去相信人间世俗的价值?

电影最后对于申爱的结局并没有一个交代,她会不会选择金宗灿?我的答案是不会——就算她选择了,也是一种权衡妥协的选择,就算她和他最后是幸福的,那依然是一种妥协之下的幸福,与本片所要讨论的问题无关了。



李沧东的智慧在于他不给答案,他用密阳折射整个世界,对于信仰,对于世俗,其实都没有答案,你可以选择去依附任何一方,结果都可能是幸福或是不幸,但是一个人最难做到的,其实是不自欺。













配电箱 配电柜 www.bidadk.com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